文讯 [第460期]:未来再来 科学.科技.科幻

点阅:9

作者:文讯杂志社编著

出版年:2024.02

出版社:文讯杂志社

出版地:台北市

最新发刊 : 2024-02-01

杂志类型 : 月刊


杂志简介: 《文讯》杂志创刊于1983年7月1日,发行逾30余年。2003年5月3日,《文讯》改隸财团法人台湾文学发展基金会,持续发展迄今,基金会成立宗旨在于保存、研究、传播、发扬台湾文学。
基金会所发行之《文讯》杂志,为关心新书资讯、出版动态、阅讀环境的优良人文杂志,重视人文史料的蒐集、整理及研究,提供完整的艺文与出版资讯,报导作家创作与活动;同时结合国内从事现代文学研究的作家、学者,共同为现代文学的发展贡献心力。由于长期的累积及用心,获得文艺界及学界普遍的肯定,不但已成为台湾现代文学的资料库,更是台湾文学发展的检验指标。

本期内容简介

「某某作品是科幻吗?」
「某某作品好像读起来不那么科幻?」
这些问题看似简单,但其实切中了科幻的边界。同时,这些问题也彰显了,科幻如果被视为一种「类型」,那么这个类型的框架往往是浮动的,而非僵固的。
科幻不只是「类型」,不只是一个划定某个作品的准则。当我们用类型来标志作品,我们也就陷入分类的艰难。「科幻」也不尽然是让人可以直观看见「科学」与「幻想」的文学,而是可以让人感受到「与既定状态有距离」的文学。这个距离,就是国内外科幻研究必然会提及的,苏恩文(Darko Suvin)的「认知疏离」(cognitive estrangement)。根据苏恩文的《科幻的变形》(Metamorphoses of Science Fiction),构成科幻的条件是「新奇感」(novum),以及新奇感如何被认知。新奇感就是现实世界和文本世界之间的疏离:我们之所以能明确知道自己阅读的是科幻文本,有赖于文本出现和现实世界的既定状态(status quo)不同的现象。
现实是不断流变的,那么科幻以及科幻的定义亦然。举例而言,在2023年之前,我们如果接触AI和人类谈恋爱的文学或电影,可能会觉得非常科幻;但在2023年之后,我们可能觉得那样的电影已经不够科幻。虽然ChatGPT不见得会和人类谈恋爱,但是AI发展到2023年的地步,可能会让此时的读者,在看到AI和人类谈恋爱的情节时,不但不会大惊小怪,甚至觉得和现实生活十分靠近。
当我们不再觉得某部作品那么科幻的时候,意味着苏恩文所谓的「新奇感」降低了。然而,如果一个科幻作品的「新奇感」降低,难道就意味它的艺术高度和思想深度也随之降低吗?科幻之所以让人着迷,难道是为著其中灿烂炫目的高科技世界,或是华丽刺激的冒险故事吗?
美国科幻小说家勒瑰恩曾在《黑暗的左手》中提到,「科幻小说不在预言,而在叙述」。勒瑰恩自言,《黑暗的左手》中出现的雌雄同体的生物,并非在推测未来人类会演化为此,而是在描述「我们早已经是双性同体的存在」。这个现实世界的真实,必须用想像来描绘。因此,科幻总是关乎当下的真实。尽管将故事背景设定在遥远的时空、尽管在故事中埋藏现实中不存在的机关,那都不是为了预言人类的科学进展将往哪里去,而更是为了回答「我们如何走到了这里」。新奇感被削弱并非暗示早期的科幻作品不够前卫,而是显现了「科幻」边界的不稳固——如同历史是复数的、真实是多样的,科幻也存在着繁复的型态,甚至是「不那么科幻」的模样。
这并不是在宣称一切都是科幻,而是正视一个我们这个时代无法回避的事实:也就是中国科幻小说家韩松说的「用科幻来形容现实,已成为观察这个时代的一种方式」。韩松认为,我们的存在已经不只是魔幻(可以随意臆造),而是科幻。这样的存在形式「不在可以随便臆造,而要把自己的人生建构在理性、实验、技术、知识的框架之内」。
科幻的边界总是变动而非固著。当我们不那么科幻地思考科幻,我们才真正地在介入此时此刻,这个最为科幻的现实。
杂志简介
 
《文讯》杂志创刊于1983年7月1日,发行逾30余年。2003年5月3日,《文讯》改隸财团法人台湾文学发展基金会,持续发展迄今,基金会成立宗旨在于保存、研究、传播、发扬台湾文学。
 
基金会所发行之《文讯》杂志,为关心新书资讯、出版动态、阅讀环境的优良人文杂志,重视人文史料的蒐集、整理及研究,提供完整的艺文与出版资讯,报导作家创作与活动;同时结合国内从事现代文学研究的作家、学者,共同为现代文学的发展贡献心力。由于长期的累积及用心,获得文艺界及学界普遍的肯定,不但已成为台湾现代文学的资料库,更是台湾文学发展的检验指标。
  • 编辑室报告(p.1)
  • ︱特稿︱幻象再起,未来再来―2024《幻象》复刊讲座暨讨论会(p.62)
  • ︱谈文论艺︱〈百草言〉小草变大树:一件往事(p.121)
  • ︱特别报导︱在着火的房间,抓住最珍贵的东西尽快脱身―专访诗人陈育虹与瑞典蝉奖赠奖暨翻译论坛(p.132)
  • ︱我们的文学梦︱心是希望的本身―侯文咏的文学梦(p.137)
  • 全球华文文学通讯(p.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