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者

点阅:1336

译自:L'Homme Révolté

作者:卡缪(Albert Camus)著;严慧莹译

出版年:2017

出版社:大块文化出版 大和书报总经销

出版地:台北市 新北市

集丛名:walk:008A

格式:EPUB 流式,PDF,JPG

ISBN:9789862138151

系列書: 卡繆荒謬與反抗系列,本系列共4本

书籍简介
 
用别人奴役你的手段,再去奴役其他人,
你就变成了原本你想要推翻的那种人。
 
「在荒谬经验中,痛苦是个体的;
一旦产生反抗,痛苦就是集体的,是大家共同承担的遭遇。
反抗,让人摆脱孤独状态,奠定人类首要价值的共通点。
我反抗,故我们存在。」
——卡缪
 
卡缪常被认为是提倡荒谬思想的大师,但这种简化的描述只搆得到卡缪的创作初期。这位成长于两次世界大战间的文学大师,面对世界剧烈变动的景况,无可避免地去探究为何文明的发展却带来了巨大的破坏。他的作品《异乡人》及《薛西弗斯的神话》思索个人面对生命的处境,因理想和现实的落差造成了荒谬感,以及个人如何面对这种荒谬。对人世充满热情的卡缪并不满足于此阶段的答案,他接着更进一步去讨论,从个人进到与他人的关系、人类群体社会时,该又如何面对群体生命的挑战,是更入世、更社会性的思考。
 
《反抗者》是卡缪处理个人与社会群体关系的重要著作,思考着人类社会巨大的难题:
人要脱离被奴役的身分,便必须反抗,被逼迫到一条界限时,要站出来说「不」。
如果为了反抗不义,是不是可以用尽任何手段?
若为了远大的目标,是不是就该牺牲一切,即使是必须杀人?
反抗与革命之后,如果建立起来的社会又形成另一种压迫专横,该如何解决这难题?
 
这是卡缪处理对二十世纪巨大的法西斯政权和共产主义专政的思索,特别是后者一度被认为是人类未来社会的希望,在卡缪的时代许多思想家都热烈拥护,但现实却证明其堕落,如同卡缪所说的陷入虚无主义的毁灭。而从二十世纪后半的冷战到今日,人类社会的挑战还是笼罩在卡缪的这个思辨里,只是当下盘据人类社会上空的权力幽灵,从政治权力转为力量更加绵密无孔不入的经济政治综合体,帝国的势力时时刻刻影响我们的生活。从专制体制纾解出来不久的人们,脱离了政治力的箝制,却又面对了更严峻的考验。
 
为此,思索反抗对当代的我们更形重要,如何反抗但却不致于形成全面毁灭的虚无,或者避免反抗之后却建立起另一座牢笼。
卡缪的推敲是我们不可或缺的永恒提醒。
 
 
 

作者简介
卡缪(Albert Camus)
一九一三年生于北非法属阿尔及利亚的劳工家庭,父亲在他出生未久便被征召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身亡,幼小的卡缪被母亲带回娘家抚养。中学以后卡缪开始半工半读,做过很多工作,虽然生活辛苦,但阿尔及利亚临地中海的温暖阳光普照气候,对卡缪的思想及精神有深刻的鼓舞,后来更成为他思想体系的象征,相对于德国思想家所产生的北方思想。
 
卡缪大学毕业后担任记者,报导许多阿尔及利亚中下劳动阶层及穆斯林的疾苦,同时参与政治运动,组织剧团表达观点。二战爆发后因在阿尔及利亚服务的报纸被查封,于是卡缪前往巴黎的新闻媒体任职。从阿尔及利亚时期卡缪便不断创作戏剧、小说与散文,与沙特并称为二十世纪法国文坛双壁。卡缪一般被视为存在主义大师,但他认为自己是批评存在主义的,认为自己提出的是荒谬思考与反抗思想。一九五七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瑞典学院赞其作品:「具有清晰洞见,言词恳切,阐明当代人的良心问题。」卡缪在一九六〇年于法国车祸骤逝。
 
卡缪的作品多样,第一阶段荒谬时期的作品有:小说《异乡人》、戏剧《卡里古拉》和《误会》、论文《薛西弗斯的神话》。第二阶段反抗时期的作品有:小说《鼠疫》、论文《反抗者》、戏剧《戒严》与《正直的人》。其他小说作品有:《堕落》、《快乐的死》、《放逐与王国》、遗作《第一人》,以及改编杜斯妥也夫斯基小说的戏剧《附魔者》等。
 
 
严慧莹
辅仁大学法文系毕业,法国普罗旺斯大学当代法国文学博士。目前定居巴黎,从事文学翻译。译有《薛西弗斯的神话》、《六个非道德故事》、《缓慢》、《罗丝‧梅莉‧罗丝》、《永远的山谷》、《沼泽边的旅店》、《如果麦子不死》、《灰色的灵魂》、《落日的召唤》、《无爱繁殖》、《情色度假村》、《谁杀了韦勒贝克》、《地狱之门》、《野性的变奏》等书。
 
 

  • 《反抗者》导读
  • 导言 Introduction
  • I. 反抗者 L'Homme Révolt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