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太宰治的人生絮语

点阅:480

译自:さよならを言うまえに

其他题名:太宰治的人生絮语

作者:太宰治著;刘子倩译

出版年:2018[民107]

出版社:远足文化

出版地:[新北市]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865797850

附注:纸本书出版日2016年9月 著者本名津岛修治

内容简介
 
Goodbye、さようなら、再见……
说起来,人生不就是一场旅行吗?
但那些不善旅行的人,总是精疲力尽,把旅行弄成了地狱。
 
「人生唯『再见』二字──我总是付出堪称愚蠢的努力,只盼能写尽种种别离样貌。」──太宰治だざいおさむ
「太宰治就像一脚踩在活着的地狱,一边拼命诉说光明与美好多么重要的绝望先生。」──日本文学评论家银色快手
 
「没有哪个演员没有舞台。那很滑稽。」
太宰治就是一个喜欢取悦他人的演员,
他有舞台,但舞台反而使他寂寞,因此总是发出临别之言,
像是为哪天毫无预警的辞世练习告别……
面对人生、面对生活、面对爱,面对种种时刻,他都在学着如何说「再见」。
 
与人相逢时的欢愉转眼即逝,别离的伤心却很深刻,
要说我们总是耽溺惜别之情亦不为过;
但是为什么越是努力,就越没有自信呢?
或许,擅长与人告别,才能成为真正称职的文学家吧。
《离人》集结太宰治随笔散文,以及太宰文学作品的精华语录,
收录太宰治对世间诚实的发言,与不留一点退路的自剖。
 
──全书共分四篇:
 
※人生恋文──生活就是作品;作家,就该写罗曼史
「即便没有任何人予以肯定,自己一个人,还是努力试图走上一流之路……我渐渐对自己的苦恼感到自恋。」〈人生恋文〉集结太宰治发表于报章杂志的多篇随笔散文,内容囊括人生哲学、生活感想,与文学见解。从这些随笔散文可进一步认识太宰治──相对于绝望、颓废、堕落之外──理想、善良、费尽心力,试图扭转命运的另一面。
 
※津轻通信──杂草丛生的废园,我并不讨厌
太宰治位于东京的家被炸毁,举家迁移妻子位于甲府市的老家,而娘家随即也因烧夷弹付之一炬。二度受灾,迫不得已带着妻儿回青森县津轻老家,投靠大哥。〈津轻通信〉描述那段期间,太宰治寄人篱下的心情,和与故乡旧识种种格格不入的无奈。
 
※如是我闻──谁骂我我就骂谁,这场笔战我奉陪到底
发表于1948年《新潮》,是太宰治对所谓「文坛大老」宣战之昭告文。太宰治一反「气弱」文风,表明「谁骂我我就骂谁,这场笔战我奉陪到底」。「我写出〈如是我闻〉这种拙文,不是因为疯了,不是因为自大,不是受人吹捧,更不是为了博取人气。我是认真的。不要轻易下定论说什么以前人人都那样做,换言之,不过尔尔。不要自以为是地断言以前有,所以现在也要步上同样的命运……」内容辛辣,文章刊出即震惊文坛界。〈如是我闻〉共计四回,最终回在其死后刊出。
 
※人生絮语──太宰文学作品精华箴言集
说起苦中作乐的作家,太宰治应该是日本近代文坛以来的翘楚。他的话语箴言深受喜爱,引起读者强烈共鸣,竞相模仿他那睥睨一切、君临天下的口吻,却在开玩笑的时候意外说出真理。说出真理对太宰治来说无比重要,除了救赎自己,也总是为喜欢他的读者带来全新的勇气。

作者简介
 
太宰治(だざい おさむ)
 
本名津岛修治,出生于青森县北津轻郡金木町的知名仕绅之家,其父为贵族院议员。
 
一九三〇年进入东京帝国大学法文科就读,师从井伏鳟二,却因倾心左翼运动而怠惰学业,终致遭革除学籍。一九三三年开始用太宰治为笔名写作。一九三五年以短篇《逆行》入选第一届芥川赏决选名单。并于一九三九年以《女生徒》获第四届北村透谷奖。但始终与他最想赢得的芥川赏无缘。
 
太宰治出生豪门,却从未享受到来自财富或权势的种种好处,一生立志文学,曾参加左翼运动,又酗酒、殉情,终其一生处于希望与悔恨的矛盾之中。在他短暂的三十九年生命中,创作三十多部小说,包括《晚年》、《二十世纪旗手》、《小说灯笼》、《小丑之花》、《叶樱与魔笛》、《斜阳》、《人间失格》等。曾五次自杀,最后于一九四八年和仰慕他的女读者于东京三鹰玉川上水投河自尽,结束其人生苦旅。
 
译者简介
 
刘子倩
 
政治大学社会系毕业,日本筑波大学社会学硕士,现为专职译者。译有小说、励志、实用、艺术等多种书籍。

  • 推荐序 百姓贵族的烦恼备忘录
  • 如是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