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帝国的漫长遗绪:后蒙古时代与世界史的重新构图

点阅:1615

译自:モンゴル帝国と長いその後

其他题名:后蒙古时代与世界史的重新构图

作者:杉山正明作;陈心慧译

出版年:2019

出版社:八旗文化出版 远足文化发行

出版地:新北市

集丛名:兴亡的世界史:10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578654556

系列書: 興亡的世界史,本系列共20本

●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朗讀功能

内容简介
 
世界史的诞生并非海洋,而是在「欧亚大陆」!
跳脱以西方为主体的思想,以「陆地理论」建构世界史。
 
成吉思汗创始、颠覆常识的史上空前的帝国──「大蒙古国」,
真正打破国家、民族、国界限制,后世欧亚大陆上的帝国都继承了蒙古血脉!
蒙古帝国统合欧亚大陆才是世界史的真正开端!
 
十三、十四世纪,占有欧亚大陆大部分区域的超广域世界帝国──「大蒙古国」,无疑在人类历史上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帝国东起日本海,西至多瑙河口、安那托利亚高原、东地中海沿岸,各个以成吉思汗为始祖的不同帝室和王族,在各地逐渐形成各种形式的政权。虽然存在的时间长短不同,但整体而言,蒙古身为欧亚大陆共同的统治阶层,至少君临了两个世纪。
 
蒙古帝国和其时代总括了在此之前的欧亚历史,以及整个欧亚非大陆上的营生方式。然而,在蒙古帝国逐渐瓦解之后,从这一阶段开始的历史,我们对于所有「蒙古」所累积、创造出的事物,和对之后留下的各种影响和遗绪还不甚了解。以至于要了解现今欧亚大陆的局势时,还是采用以西欧为中心创造的世界史架构,而忽略了「陆地」串联起世界的时间实际上早于海洋。
 
■直至二十世纪初期,世界各地仍在「蒙古帝国的阴影」垄罩之下!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消失的帝国,都是在蒙古帝国之中所诞生。
 
回顾二十世纪初期几乎一起消失的各个帝国,每一个的起源实际上都与蒙古帝国和其时代有着某种关联。蒙古人在东欧、中亚、印度、中国都留下了「帝国」,这些帝国直接镶嵌进了当地的历史,影响持续至今。
 
罗曼诺夫王朝的俄罗斯帝国是因为抵抗术赤兀鲁思(钦察汗国)而建立;鄂图曼帝国的形成与位在伊朗中东地域的旭烈兀兀鲁思(伊儿汗国)有关;帖木儿帝国是从中亚的察合台兀鲁思中诞生,并于十六世纪南下,进入印度次大陆建立蒙兀儿帝国,直到十九世纪中叶英国人抵达为止。位在欧亚大陆东方的中国更不用说,在大元兀鲁思被消灭后二百五十年,出现了性质上是满蒙联合政权的大清帝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几年,这些帝国不约而同相继崩溃,蒙古之后的「帝国史」,在这个时候算了一次总帐。此时才是漫长「近世」的最终结局。
 
■不是只有进入十五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后,才可以完整叙述世界史。
世界史除了「海洋观点」,「陆地理论」也不可少!
 
至今为止对于世界史的叙述,倾向以「海洋观点」为主轴。事实上,此种「世界史」的形象不仅是以欧洲为本位,更是以西欧为本位的产物。好像在「地理大发现」之前的历史都是分段且地域上破碎,接着则忽然转变成仅以欧洲为中心、开始透过海洋朝全球扩张。
 
全球化不是直到十五世纪之后才开始大幅发展,其实在相当于「后蒙古时代」的「大航海时代」时,「海进」和「陆进」几乎同时发展。除了葡萄牙与西班牙积极前往海外发展,在陆地上,这时也是大蒙古国分解成几个新型地域帝国的时代。
 
以西欧中心主义为主的历史形象,欠缺对于欧亚大陆应有的分析视角。结果变成,世界史的整体架构只要能够将最终目标落在西欧势力的扩大和因此带来的「世界统合」就好,这是在距今约一百年前的欧洲经过体系化的认知所架构。可以说现今我们熟悉的世界史脉络,正是欧洲最充满自信的十九世纪末的产物。
 
■「蒙古人」是好战、野蛮,带来巨大破坏的东方民族吗?
摘除东西方传统史观中,对于「蒙古人」的刻板印象!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的历史叙述之中,蒙古人都被塑造成对文明带来破坏的野蛮形象。十三世纪拔都西征时,打倒了强大的匈牙利王国,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呼吁欧洲团结一致对抗东方蒙古的恐怖威胁。另外,在俄罗斯的传统历史叙述中,蒙古人更被写成侵略罗斯诸国、嗜血好战的民族。
 
然而实际情况完全不是如此。蒙古人并非强大的暴力集团,蒙古军团与他们的对手相比,破坏力并没有特别强大,只是较为团结,不会出现阵前倒戈、互相内斗的情况。蒙古也从来不做无谋的进攻,总是在蒐集情报、拟定缜密战略后才会出击。蒙古作战不是毫无保留地侵略,而是在尽量降低自身伤亡、有十足把握时才会发动攻击。
 
蒙古帝国几乎没有明显的种族歧视,只要有过人之处就会受到重用。蒙古是各种人群共生的「开明帝国」,「蒙古人」也不是依靠血缘来定义,愿意成为「伊利」(伙伴)的人群皆是蒙古的一分子。真正不受国境、族群限制的大蒙古国,正是现今立足亚洲、从基础知识开始重新构筑世界史时的关键。
 
■《蒙古帝国的漫长遗绪》能够带给台湾读者什么启示?
 
至今为止我们从小教育学习的世界史,倾向以「海洋观点」为主轴。但事实上,此种世界史的形象是以欧洲为本位的产物。仿佛世界史的整体架构只要能够将最终目标落在西欧势力的扩大和因此带来的世界统合就好。忽略了在西方人来之前,欧亚大陆自古便是东西连通的状态。
 
本书的启示是:
台湾对世界史的理解,长久以来被西方史学观点给左右,对内亚在世界史上的影响还不甚了解。事实上,大蒙古国早在十四世纪便整合了欧亚大陆,成为一个跨越国界、种族、语言限制的世界帝国。而成吉思汗后人在各地镶嵌入当地历史,以包容态度接纳不同族群、不同宗教,开明多元,值得海岛国家台湾从中学习。
 
■来自日本讲谈社的全球史钜献
 
《蒙古帝国的漫长遗绪──后蒙古时代与世界史的重新构图》属于日本讲谈社纪念创业一百周年,所出版的「兴亡的世界史」套书第10卷。这套书的出版是希望跳脱出既定的西欧中心史观和中国中心史观,用更大跨距的历史之流,寻找历史的内在动能,思考世界史的兴衰。八旗文化引进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着台湾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从东亚的视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义。

作者简介
 
杉山正明
 
京都大学文学研究科名誉教授。本系列书的编辑委员之一。著作《忽必烈的挑战:蒙古与世界史的大转向》(八旗文化,二○一四)曾于一九九五年获得三得利学艺奖与司马辽太郎奖。并在二○○七年以《蒙古帝国与大元兀鲁思》(京都大学,二○○四)一书获日本学士院奖。二○○六年获颁紫绶褒章。其他主要著作有《蒙古帝国的兴亡》(讲谈社,一九九六)、《大蒙古的世界》(角川学艺,二○一四)、《颠覆世界史的蒙古》(八旗文化,二○一四)、《疾驰的草原征服者:辽、西夏、金、元》(台湾商务,二○一七)、《游牧民的世界史》(广场,二○一八)等。
 
审订、导读者简介
 
蔡伟杰
 
印第安纳大学内陆欧亚学系博士,专长蒙古史。
 
译者简介
 
陈心慧
 
青山学院大学国际传播学系硕士。现任专业中日笔译、口译人员。译有《草原王权的诞生》、《在中国与蒙古的夹缝之间》、《中国为何反日?》、《世界史的诞生》、《日本史的诞生》(以上为八旗出版)、《从蒙古到大清》、《代表的日本人》等。

  • 对学术文库版的寄语
  • 参考文献
  • 重要项目解说:跨越东西方的旅人和远征
  • 年表
  • 版权页
同书类书籍
下一階段SR書籍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