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言

点阅:344

作者:朱天文作

出版年:2007

出版社:INK印刻文学生活杂志出版 成阳总经销

出版地:新北市 [桃园市]

集丛名:朱天文作品集:8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866873638

附注:2011年12月1日初版九刷 含附录

●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朗讀功能

朱天文 最新长篇小说创作《巫言》
熬炼七载,终成形魄 千禧年开笔,跋涉二十万言!
 
「朱天文最『滑稽』的一部小说──过往朱天文的小说并不如此,比较娇矜,比较知书达礼,不苟这样的契诃夫言笑。」(唐诺语)
 
《巫言》,大致上使书写于这样后预言的、自由了但也捉摸不定的心绪里,置身劫毁事外的米亚变回了包含在普遍死亡中的朱天文自己,那些或化为象征或只能舍弃的自身细碎事物遂复原为实事实物,历历在目的重新得着意识。
 
……如此,小说之巫,「巫」的意义,对昔宛如神姬。那种素净安定绝美。便被推回到最原初、创世纪秩序之前,那种李维史陀所说和科学同源且平行、一样用以认识世界认识周遭万事万物一切现象和人自身处境、知识本质的巫术。
 
以巫为名,并以此言志,说明了这部小说不可能是单纯的写实小说。小说家可以弃绝这一轮人生,这一层颓败的现实,这一眼望去糟糕的人糟糕的一切,但一个巫师不如此,他们会如卡尔维诺所说有「另一个感受层面」,并由此寻找改变现实面貌的力量。
 
巫者,巫的文字语言,巫师这门行当最重要的工具或说技艺,唤醒万事万物的灵魂,改变现实的面貌……──节录自唐诺〈关于《巫言》〉
 
曾于一九九四年以《荒人手记》拿下时报百万小说大奖后,留下一句经典名言:「写作是奢靡的实践」的小说家朱天文,茧居十余年,极少公开露面,让曾经颠倒迷恋她笔下幻美绝伦,华丽颓靡的「荒人」迷们望眼欲穿。惶惑其在《花忆前身》末章那句:「水仙已乘鲤鱼去,一夜芙蕖红泪多。」竟成为偈语般(像张爱玲)连小说亦弃绝。
 
 
二○○○年六月,这位将文字臻至「奇花异卉,色授魂予的哀愁凝结里,后世只能从湮灭的荒文里依稀得知其存在过魔幻之境」,影响九○年代台湾小说风貌甚钜的传奇小说家,终于起笔长篇《巫言》。小说预计二十万言,预计于二○○七年十二完成全书。

作者介绍
 
朱天文
 
山东临朐人,1956年生于高雄凤山。淡江大学英文系毕业。出身文学家族,高一即开始写作,曾主编《三三集刊》、《三三杂志》,并任三三书坊发行人,现专事写作。
 
1982年,朱天文因为在报刊发表小说〈小毕的故事〉而与陈坤厚、侯孝贤结识,从此与台湾「新电影」导演、编剧、影评人往来频繁,多方参与新电影的发展。自1983年与侯孝贤合作《风柜来的人》之后,成为长期的合作伙伴,期间不断出版和新电影导演所合作的电影剧本及原著小说,与电影各自成为独立的作品。
 
曾获联合报第一届小说奖第三名、中国时报第五届时报文学奖甄选短篇小说优等奖,1994年并以《荒人手记》获得首届时报文学百万小说奖。著有小说集《乔太守新记》、《传说》、《小毕的故事》、《最想念的季节》、《炎夏之都》、《世纪末的华丽》、《朱天文电影小说选》、《花忆前身》,散文集《淡江记》、《三姐妹》、《下午茶话题》,电影剧本《恋恋风尘》、《悲情城市》、《戏梦人生》、《好男好女》、《千禧曼波》、《珈琲时光》、《最好的时光》、《红气球的旅行》等。

  • 封面
  • 关于《巫言》/唐诺
  •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