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短篇故事集

点阅:446

译自:Seher

其他题名:短篇故事集

作者:塞拉哈汀.德米塔斯(Selahattin Demirtaş)作;李珮华译

出版年:2020

出版社:南方家园文化出版 联合发行总经销

出版地:台北市 [新北市]

集丛名:观望:HW040

格式:EPUB 流式,PDF,JPG繁簡轉換朗讀

ISBN:9789869772280

黎明是光明自黑暗中乍现的时刻

期盼爱情却遭遇强暴的少女,梦想在一夕间破灭,弟弟则临迫枪决姊姊维持家族名誉的悲痛;上班途中无端卷入街头游行的队伍,被警察误认为反叛分子而入狱的清洁女工;经营餐厅的商人,因邻城陷入战火让出自家花园收容难民,意外与另嫁他人的初恋重逢;从未见过大海的小女孩与妈妈为了逃离叙利亚,登上一艘塞满人的小船……

这不是一份政治传单,而是一本短篇故事集,诉说中东普通百姓的普通生活,透过同理心与温柔的机智,映现人们的希望与恐惧。

「让书传出去」(Read It Forward)2019年四月最爱选书:
从试图跟母亲逃离叙利亚暴力的孩子,到监狱里将没完没了的中庭绕圈视为某种无限的囚徒,这些故事揭露了被合理化的压迫体系,直指生存其中的残酷,以及时而的荒谬。

「翻译文学」(TranslatedLit)2019年四月最期待选书:
本书出自一位被《纽约时报》比为欧巴马总统的政治家之笔。《黎明》呈现了中东地区的生活写照,这些生活现实上不了头条新闻,却满是艰辛与荆棘。」

本书特色

★致力提倡和平、企盼透过民主寻求社会正义,被称为「土耳其欧巴马」、「新时代的哈维尔」,却遭判183年牢刑的土耳其总统候选人,在狱中写下的十二则中东日常生活故事

★土耳其销售超过23万册,版权售出13国!

★莎拉.洁西卡.派克(Sarah Jessica Parker)热烈推荐

★国际媒体、出版社、选书俱乐部盛赞

好评推荐

★各界佳评
很高兴介绍霍加斯出版社旗下SJP品牌的新书:美妙而揪心的短篇小说《黎明:短篇故事集》,作者是塞拉哈汀.德米塔斯。这些温暖、亲密、经常引人捧腹的故事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不去。这是身为文学爱好者最梦寐以求、让人完全沉醉其中的故事讲述。德米塔斯的小说与我钟爱的众多书籍一样,打开了一扇扇通向陌生世界的窗口,揭示许多人从未见过或所知甚少的现实。这些故事之所以令人难以忘怀,在于其中人物从不放弃希望,并再次提醒我们人的故事所拥有的强大力量。很荣幸跟各位分享这本小说集。——莎拉.洁西卡.派克(Sarah Jessica Parker)

遭到囚禁的库德族律师暨进步派政治家德米塔斯,透过观察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一幅幅受压迫者的生命肖像……一部令人欣喜的新人之作。读者将期待读到更多他的作品,并希望德米塔斯不会受其监禁者打压被迫噤声。——《科克斯书评》(Kirkus)

德米塔斯这些发自肺腑的故事以毫不矫饰、寓言般的直白笔调,揭露难以想像的黑暗现实,尽管如此,全书的推展仍巧妙地划出一道迈向希望的弧线……仅在土耳其就销售二十万册,引发轰动,这部富含同理心的小说集一如书名所提示的那样熠熠生辉。——《书单》(Booklist)

他的散文发自肺腑,坚定无畏,使读者真切感受到羞辱、绝望以及疯狂。并非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敏感度能直陈世上的种种残酷,并同时保持尊严与正直。而这正是德米塔斯在小说中所展现的。他毫不手软地用精准的人文主义目光,划开骨头上最嫩的那块肉,处理最严重的人心的危机。——麦特.汉森(Matt Hanson),《博斯普鲁斯书评》(Bosphorus Review of Books)

德米塔斯的短篇小说优美而充满惊喜,尤其是对女性的大胆刻划。本书为土耳其悲伤的狱中文学传统再添一部经典力作。——珍妮佛.克莱门(Jennifer Clement),《睡在汽车里的女孩》(Gun Love)作者,国际笔会会长

塞拉斯汀.德米塔斯是土耳其最著名的政治犯。他也属于最稀有的物种——在这个频繁发生暴力胁迫和恐吓的地方,做为一位自由主义者、民主主义者、女性主义者。《黎明》的笔调时而逗趣,时而说理,充满对家园库德斯坦的爱,在现今垄罩中东地区的半影中有如一缕曙光乍现。——克里斯多夫.德贝莱格(Christopher de Bellaigue),《伊斯兰启蒙》(The Islamic Enlightenment)作者

被监禁的政治家德米塔斯在书中描绘库德族的普通人民,使他们的善良心肠和精神跃如纸上,绝妙的文字感人至深。这些故事虽恐怖却充满希望,揪心之余亦不失诙谐,对于二十一世纪土耳其的日常生活样貌,提供了迫切需要的认识和见解。——克利丝提安.博德(Christiane Bird),《千声叹息,千场起义:库德斯坦之旅》(A Thousand Sighs, A Thousand Revolts: Journeys in Kurdistan)作者

★国际出版社赞誉
很少有一本书能一出现就席卷每位遇到的读者,不仅故事本身的力量令人惊艳,作家的热情也深深打动我们。德米塔斯在作品中透过普通人民的声音,以及自己的口吻,描绘出现代土耳其和中东的样貌。本书的出版毫无疑问具有重要的开创性意义,我们非常期待将这个了不起的文学声音介绍给更多读者。——派瑞莎.艾布拉希米(Parisa Ebrahimi),美国霍加斯出版社(Hogarth US)编辑

很高兴能代表这些无法发声的人,让全世界都听到他们的故事。——谢里夫.巴吉尔(Sherif Bakir),埃及 Al Arabi 出版社

这些故事的声音带给读者触电一般的震撼,透过力道十足的笔触,探索今日在土耳其生存的种种挑战。《黎明》是我们这个时代迫切需要的重要作品。——克莱拉.法默(Clara Farmer),英国霍加斯(Hogarth UK)出版社

我对德米塔斯了解越多,就越为这位不可思议的人物刮目相看。他是新时代的哈维尔(Vaclav Havel)。我爱这些故事,已经迫不及待想读更多。我与霍加斯的所有同仁同感兴奋。——莫莉.史登(Molly Stern),皇冠出版集团暨霍加斯出版社(Crown and Hogarth)资深副总

我一口气读完了。这些故事令人极为痛心,表面上看似简单,每个开头都岁月静好般单纯无害,却随即变得颠覆冲击,留下萦绕不去的余韵。我很惊讶,光是这三个故事便蕴含了多少现代土耳其的矛盾(以及广泛来说中东的矛盾),我迫切期待其他的故事。——希拉蕊.蒂曼(Hilary Teeman),霍加斯出版社资深编辑

这确实是一部撼动人心的短篇小说集,充满象征意义和反讽的笔法。尽管文字风格简练,却极有效果,加上所有故事都在监禁状态下写成,使整个写作计画令人格外印象深刻。这是能够触动心灵、启发思想的故事。——乔治.潘奇欧斯(George Pantsios),希腊 Patakis 出版社

德米塔斯这本献给全世界女性的短篇小说集,其蕴含的人性和感性令我深受感动。故事读来极为真实,时而风趣幽默,时而富含诗意,生动描绘了当代土耳其值此艰困时刻的生活样貌。于是你会纳闷:这些故事的作者怎么可能身陷监牢?难道是因为他太温柔,因为他关心人民?Feltrinelli 感到非常骄傲,能够出版《黎明》这本重要著作。——法比奥.穆齐.法科尼(Fabio Muzi Falconi), 义大利 Feltrinelli 出版社
 
德米塔斯的写作极为引人入胜。他笔下描写的女人处境,她们必须承受来自男人的种种残酷行径,直教我喘不过气来。他的散文风格极简,没有一个赘字,但是简练背后的力道是如此强劲!这些故事令人揪心、痛心,难以忘怀。德国企鹅出版社感到相当自豪,能出版德米塔斯这本生动记录当代土耳其样貌的作品。——玛丽咏.科勒(Marion Kohler),德国企鹅出版社(Penguin Verlag)
 
自从周末收到德米塔斯的《黎明》,这些短篇故事便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不去。德米塔斯透过少数仔细选择的精简意象,就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宇宙,其世界紧扣读者的心弦、让你愤怒不平,甚至因而改观,产生不同的想法——有时带着微笑,有时热泪盈眶。他的角色细腻而丰富,成功使你感受到他们的世界、思想和情感。我相信他的见解绝对具有独特性,且与现在的时代息息相关。简言之,这是一本相当重要的书,我们希望能将其引介给荷兰读者,让读者有机会获得同样丰富、引人入胜、切中时代的见解,让这些故事也在他们的脑海中徘徊再三。——雅可布.卡榭(Jacoba Casier ),荷兰Signatuur 出版社

作者将《黎明》献给「所有遭到杀害与暴力侵害的女性」,书中以少有的力道和普世性,恰如其分地照见土耳其和叙利亚的现实景况。作者塞拉斯汀.德米塔斯是库德族土耳其人、政治异议者,在狱中投入写作。在我看来,他或许是二十一世纪中东少数关心异己他者的进步声音。这是我身为编辑,认为绝对必须出版《黎明》的原因,这是一种直觉,一份承诺,以及一项挑战。——艾曼纽.寇拉(Emmanuelle Collas),法国  Emmanuelle Collas 出版社

★土耳其当地媒体赞誉
尽管作者本人声称「这本书之所以引发热烈关注,最重要、最关键的原因在于我的政治身分,以及我是知名公众人物」,且尽管他的评估或许有几分正确,这句话仍无法充分解释,短篇小说集《黎明》何以能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功,在短短十天便卖出七万册。或许我该这样说:假如德米塔斯并非政治领袖,假如这本书不是直接邮寄给我,假如我不是以记者的身分,而是单纯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阅读,我依然会这么形容:《黎明》共十二个故事里,每个女人和女孩都是如此有血有肉,仿佛触手可及。她们是我们每天时时刻刻见到的女性,有时从外面看见她们在室内的身影,有时刚好相反,有时在公车上,在大街上,在商店里,在大海中拚命摆动手脚,在匆忙奔走,在打扫清洁,有时正濒临死亡。这些是真真切切的我们的故事,读的时候,你会因为熟悉或幽默的笔调忍不住微笑,但三行之后,又感觉肚子重重挨了一拳。——琪丹.托克(Çiğdem Toker)《共和报》(Cumhuriyet)

几天前我翻开《黎明》,没想到一读便欲罢不能,当天就读完了。阅读过程中我脑中浮现这个想法:德米塔斯的文学特质是揉杂机智、讽喻、写实、幽默于一体,而这个感触在读完后仍一遍又一遍反复印证。他让读者完全沉浸其中,忘记自我,与故事中的人物合而为一;你为他们的命运沉吟,感到痛苦而震颤,且读到每个故事结尾都会有一个同样的念头、同样的情绪自动以粗体字般凸显:「事情不能这样继续下去,这个体制必须改变。」这些不同的故事拥有一贯的特征,即促使你思考:「事情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亚钦.多安(Yalçın Doğan),《T24》

只要想想德米塔斯和他的政党创建的政治平台,那么得知他构思的文学世界与劳工、受压迫者及被迫害民族站在同一阵线,也就不足为奇。或者说,凭他这样一位显然博览群书的政治家兼律师,写出几篇优秀的小说也算理所当然……但是,他成功建构起一个内在独白的世界,这就令人万分惊讶了……就技巧而言,为一个故事增添特别的人性厚度,使其不仅仅由事件组成,并且巧妙做到这一点,那是只有经验老道的作家才端得出的功夫。第二个惊奇其实也不算意外。众所周知,德米塔斯拥有强烈的幽默感,还成功使用幽默的语言有效地压制当权者,然而他的幽默丝毫未削减小说主题的重量。德米塔斯并非每篇故事都展现诙谐的特色,而是只在他认为合适的几个故事才采用这样的笔法(例如〈问候那对黑眼睛〉)。——耶法.丹齐姜(Yetvart Danzikyan),《Agos》(亚美尼亚新闻媒体)

《黎明》能成功在历史留名,不仅由于作者真诚、忧伤,兼而讽刺的口吻,更因其强而有力地揭露国家语言的残酷,同时展现了文字的魔力。当然,除了牢记透过艺术和文学抵抗的意义,还要认可生活。一个人某天衬著微蓝的夜色,在牢房里来回踱步时脑海浮现的句子,就这样突然进入成千上万人的生活。这些文字提醒他们总有希望,以及真正的勇敢不需要大声呐喊,提醒最脆弱的时刻重新坚强起来的能力,并唤醒那个使梦想实现的真正的「我们」。「当你梦想着某件事时,总会闭上眼睛。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们的梦想,然而当我们闭上眼,却让自己也对梦想视而不见。我们内心真正的自己,实际上就是梦中的人。」(摘自〈阿苏嫚,看妳做的好事!〉)——艾思拉.雅拉赞(Esra Yalazan),《T24》

德米塔斯以《黎明》的十二则短篇小说在文学界初试啼声,一举打响名号,强大的说故事能力使他得以从多数新生代作家中脱颖而出。这些年随着政治压迫持续升高,「伤感」文学为之风靡,年轻作家试图以崩溃或忧郁的语言支撑他们的文学。相对的,德米塔斯写出的作品,实际上则可视为对这种流行叙事的尖锐批判。德米塔斯不仅精湛地运用他在政坛广为人知的机智风范,他卸下领袖身分隐匿于创作,借由书写普通百姓的故事,记录当代土耳其的多种不同面貌,他充分利用文学提供的可能性,当然,也为「狱中文学」增添重要的贡献。[……] 德米塔斯舍弃……浮夸的文字,证明他对自己的叙事力量充分了然于心。他没有耗费唇舌解释自己的观点,因此也不会造成故事不必要的拖沓,但与此同时,也有技巧地避免陷入标语口号式的侷限陷阱。——伊凡.雅克坦.İrfan Aktan, 《报墙》(Duvar)  

我不希望《黎明》结束,但愿书页内容永远继续下去……如果你问我读完时如何总结或描述这本书,我会说《黎明》是生命之书。我会说是生命的声音和呐喊……我会说这些文字大声向我们宣示,在这些日子里,即使我们奋力不淹没于这片邪恶汪洋,挣扎地在艰困中写作,希望依然存在,希望存在于人类自身之中…….——艾珊.乌萨(Ayşen Uysal),《T24》

政治和艺术是完全不同的领域。政治必要的原则是,在正确的时间说出政治正确的话,将自己的真实想法隐藏起来;相反地,艺术家则惯于深入挖掘自己的内心,向大众展现最隐祕的感受。就这方面而言,我认为德米塔斯的故事相当珍贵,值得占有一席之地。这些故事让面对痛苦的敏感心灵得以发出呐喊,比政治触及更深的人性面。[……] 艺术迷人的创造性隐含了让这个国家所有人团结起来的最大公约数,因为艺术是良心的声音,而这就是德米塔斯所说的语言。——祖夫.李凡纳利(Zülfü Livaneli),作家、前议员

德米塔斯在相当年轻的年纪就成为这个国家的象征性人物,他的短篇小说充满这位政治家致力于理解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的穷人、女性和孩童所遭受的苦难的热情……被囚禁的政治家德米塔斯在故事中展现极富创造性的叙事能力,令人不禁想问:谁才是真正自由的?是将德米塔斯关入监狱的人,还是德米塔斯?——法帝.波拉特(Fatih Polat),土耳其《环球日报》(Evrensel)

作家暨政治家德米塔斯在《黎明》的关注横跨整个土耳其,真实映照了国家的城市和人民的样貌,故事涵盖了童工、劳工剥削、战争、移民、资本主义现代性、童婚等不同主题。——伊布拉欣.根奇(İbrahim Genç),《共和书评增刊》(Cumhuriyet Kitap)

刚开始阅读德米塔斯的小说时,我暗自希望他对人民、国家和世界负有的责任感不要那么重,希望他能成为作家(而非政治家)。但我很快就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汗颜,因为如果真是那样,文学界会早就拥有一位优秀作家,但是土耳其将错失具备德米塔斯此般才能的政治人物,一位未来的重要领导人,以及对和平与自由的盼望。——奥雅.巴依达(Oya Baydar),作家

不管你是哪种读者:喜欢字里行间不时藏着调皮的文字游戏,或者偏好直率流畅、以独白为主的叙事带来的舒缓感受,甚至是因为作者「最小的兄弟」巴哈尔所绘的疗愈插图而倾心,如果阅读时因此稍微松懈,全部都要小心了![……] 我认为《黎明》最突出的特色在于,德米塔斯就算赤裸裸地揭露最难以承受的苦难,或以强颜欢笑暗示背后的痛楚,他的叙事也不会偏离冷静与平稳。他知道如何讲故事而不说教,有时甚至不需言语……这部作品的沉默往往重于文字。当然在这种情况下,用来表达伤痛的语言,绝非男性愤怒或仇恨暴力的语言。这并非偶然,而是有意识的选择,拒绝简化的无知报复。——伊吉.班纳(Yiğit Bener),《共和书评增刊》(Cumhuriyet Kitap)

德米塔斯以一则鸟的故事揭开整本书的序幕。故事角色包括德米塔斯和他的同僚赞丹(Abdullah Zeydan),令人联想到亚里斯多芬的《鸟》……这也是德米塔斯本人唯一现身的故事。但在故事里他不是主角,而是见证者,他观察栖居在牢房窗户和监狱中庭的鸟儿,借此对体系提出批判。故事中的雌鸟奋力保卫家园和孩子,尽管雄鸟只会拿她当挡箭牌,她仍挺身对抗三位警官……——萨莱.沙辛纳(Seray Şahiner),作家,《BirGün日报》

《黎明》是被监禁的政治家塞拉哈汀.德米塔斯创作的短篇小说集。德米塔斯在现有的政治家身分之外,又获得另一个作家的头衔,这是很重要的一点,但还有更多面向使本书与众不同。德米塔斯触及了许多与日常政治无法分割的问题,像是:女性议题、劳工权利、战争……他在一开头将书「献给所有遭到杀害及暴力侵害的女性」,然后开始讲述故事。我们一口气就读完了。这些故事如此真实、如此熟悉,使我们脑海中立即浮现其他类似故事的画面。阅读《黎明》的过程中,我们屡屡停下来思考,跟着成为其中的角色:清洁女工娜珊、娜吉丝、杰马尔、汉杜拉师傅……有时我们是蓓儿芬……有时我们是贴在半挂式卡车窗户上那幅画里的阿苏嫚。我们感觉到露琪亚的身体在阿勒坡被炸得支离破碎,而汉杜拉师傅的胸口一阵发疼……每个人物在我们的脑海都会勾勒出一个不同的故事,因为这里说的是我们的故事,这里道出的是真实。——杜伊古.艾尔桂(Duygu Ergün),《BirGün日报》
作者简介   

塞拉哈汀・德米塔斯(Selahattin Demirtaş)

一九七三年生,说扎扎其语的库德族政治家、前土耳其人民民主党(HDP)共同党主席。政治生涯从担任人权律师起步,并协助HDP转变为更包容性的政党,着重进步价值、女性主义与LGBTQ权利。满心热忱相信土耳其将迎向自由民主的未来。曾于二○一四及二○一八年竞选总统,因自二○一六年十一月起遭到监禁,第二次参选时在狱中进行竞选活动。《黎明:短篇故事集》是他的第一本小说著作,全书写于艾迪尼最高安全级别监狱。他目前仍关押于此。

译者简介    

李珮华

曾任职书店店员、编辑、版权,现为翻译及文字工作者。译文赐教:leelois@gmail.com
  • 作者序
  • 骨子里的男人
  • 雪荷
  • 清洁女工娜珊
  • 不是你想的那样
  • 问候那双黑眼睛
  • 致监狱信件审查委员会
  • 美人鱼
  • 阿勒坡烤肉
  • 阿苏嫚,看妳做的好事!
  • 算旧帐
  • 像历史一样孤独
  • 灿烂的结局
  • 附注
下一階段SR書籍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