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与伊斯兰中国:一段贴近民族心灵的旅程

点阅:44

译自:モンゴルとイスラーム的中国

其他题名:一段贴近民族心灵的旅程

作者:杨海英作;郑天恩译

出版年:2022

出版社:八旗文化出版 远足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发行

出版地:新北市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860763959

EISBN:9789860763973 EPUB; 9789860763966 PDF

附注:附录: 1, 沙甸村的殉教者纪念碑--2, 现在正是行使真正民族自决权的时代

●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朗讀功能

「当民族自决权在中国确立的时候,
天安门应该就不会再燃起黑色狼烟了吧!」——杨海英
 
以蒙古人类学者的视角,回溯中国穆斯林的前世今生,重新理解中国西北部的民族多样性,寻找被隐藏的「伊斯兰中国」
 
★★政治大学民族学系副教授——张中复——专文导读★★
 
中国自一九五○年代起展开「民族识别工作」,至今已编列五十六个少数民族,然而,所谓的「民族基准」并没有考虑少数民族的历史认同。例如现今的中国西北,便分布为数众多的种族,他们的主体性与文化多样性始终被单一化、标签化,他们难逃附属于国家集权主义下的汉文化中心思想,他们的文化异质性更被视为落后的象征。
 
如今的中国西北是中国穆斯林聚居之地,社会结构充满伊斯兰元素,各民族遵循伊斯兰教条作息,因此又被称为「伊斯兰中国」。这个「伊斯兰中国」拥有广大河谷与优良的草原,汉人视之为荒漠,在蒙古人眼中却是理想的放牧地区,因此中国西北成为一块巧妙把蒙古与伊斯兰融合起来的地区。
 
蒙古族出身的人类学家杨海英留意到这种独特的文化构成,为了厘清这片土地上复杂的文化关系,他亲自前往中国西北,走访「伊斯兰中国」的穆斯林族群,探索这片土地的文化内涵,呈现出蒙古与之密不可分的关联性。
 
◎从历史回溯蒙古与伊斯兰的关系
 
伊斯兰能够在东方世界扩张,一部分得力于蒙古人的征服计画。信仰伊斯兰的波斯、阿拉伯及中亚各族人,随蒙古军队定居中国,构成回族的基础。在元代,色目人(非蒙古人、汉人、南人的族群)的地位仅次于蒙古人,协助蒙古统治中国,足见穆斯林与蒙古人的深厚关连。两者的友好关系,却在十九世纪末,因为一场在中国西北部的「回乱」而出现变化。
 
杨海英透过梳理蒙古族的口述史与记录,道出原只是汉、回间的乱事,被卷入其中的蒙古人其实是「受害者」。蒙古人当时作为清政府的盟友,受召出兵,故此被回族视为「镇压者」,对其进行反抗。由此,造就蒙古族与穆斯林之间,至今长达二百年的嫌隙。这一段对蒙古人来说无法遗忘的历史创伤,在中国官方通史里找不到任何字句,而其作为一种替国家政策背书的依据,极容易忽略少数民族历史。因此,事情必须回归到民族本身所书写的历史记录中,包括口述历史,才能看见历史事实的全貌。
 
◎实地考察被遮蔽的民族多样性
 
杨海英走访内蒙与西北的甘肃、宁夏与青海等地,从不同的穆斯林族群中寻找其中的蒙古文化元素,如作为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人——胡同人,他们屠宰绵羊不使用蒙古人剖开腹腔切断大动脉的方式,而是一定要采取委由导师切断喉咙的方法,但是他们不使用伊斯兰历,而是和蒙古人一样会过农历新年。
 
另外,他进入临夏回族自治区,以河州为中心,观察回族分离出来的新分支,包括住在东乡的东乡族、住在西乡的则是保安族与撒拉族的聚居地。这些新分支的出现也代表新的身分认同意识产生,也发现了蒙古因素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像保安族主张,他们的祖先是在成吉思汗大军征服中亚后移居过来的色目人。蒙古人作为统治者,故色目人也跟着使用统治者的语言;保安语因而受到影响,它具备明显的蒙古语特征。由此,这次的考察之旅为理解蒙古与穆斯林的相互影响提供了实证。
 
此外,这趟旅程也揭示现今中国民族识别政策所产生的问题,如居住在青海省的图马特人,有可能是回族与蒙古族混血形成的群体或维吾尔人的后裔,身分却登录为「回族」。现今的少数民族分类政策,其实是没法反映民族形成的真实状况。这使原本已对少数民族所知甚微的外界,无形中被建构对该民族单一代的认知,加速少数民族主体性的消亡。
 
透过这种定义的方式,给予「某某族」之名作为认同,把其内部差异单一化后,少数民族就更容易被整合,进而加快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这既是隐含「汉民族」优越性的意识形态,亦是把民族内部独有的文化内涵掩埋,防止少数民族团结起来的手法。
 
◎记录民族心灵的方法论

面对主体性的消亡危机,少数民族也努力写下自身的历史。回族出身的著名历史研究者、作家张承志认为被保存在生存方式中的「正确的方法论」就在「虔信的教徒保持下来的生存方式当中」,并说明回族内部的独特历史记事方法:用夹杂着汉语的阿拉伯语的方式,把宗教上最重要的事项记下来,当成「经典」秘密流传。这样的资料虽然对外部封闭,但极有效地对抗外在势力的侵蚀,并称此为「生存方式的历史」。因此「殉教史」就是他们在中国的民族「历史」。
 
此外,杨海英非常重视口述历史。因为对于没有文字的族群而言,口述成为他们承传历史的方法;而只有聆听他们的话语,才能知道那时的实况与他们的心情。这一些都是少数民族在漫长生活中保存并承传的秘辛。而与官方修史方式相异的编年史与民间传述,则能够清楚描绘出历史当事人的生活与精神面貌。因此,此书利用珍贵的口述资料,呈现了极为丰富的民族信仰精神。就是这独特之处,才能察见少数民族是如何看待自身的历史,完成这趟贴近民族心灵的旅程。

专文导读
张中复 政治大学民族学系前系主任

杨海英

  • 导读:超越族群认知的藩离、寻求文化理解的归属
  • 前言
  • 后记
  • 文库版附录1:沙甸村的殉教者纪念碑
  • 文库版附录2:现在正是行使真正民族自决权的时代
  • 文库版后记
  • 解说(文:池内惠/东京大学教授)
  • 中国伊斯兰关系简略年表
同书类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