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之年

点阅:34

译自:The year of the flood

作者: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作;吕玉婵译

出版年:2022

出版社:漫游者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地:台北市

集丛名:疯狂亚当三部曲:II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864896639

EISBN:9789864896738 EPUB

系列書: 瘋狂亞當三部曲,本系列共3本,已完結

当克雷科设计的病毒大爆发如洪水来袭后,几乎毁掉地球上所有的人类,
一处处废墟重新为植物覆蓋,新种生物恣意横行……
 
当代文学女王、《使女的故事》作者玛格丽特.爱特伍
耗时十年,巅峰时期代表作!
《使女的故事》制作公司 Hulu 即将改编电视影集
 
这故事讲的完全是此时此刻。──《每日邮报》
 
  ★《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最受注目好书
★2011年都柏林文学奖入围
  
 
专文导读:
中央研究院欧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单德兴
中国医药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教授 郭欣茹
 
 
共同推荐:
冯品佳|交通大学外文系终身讲座教授、医疗人文跨领域研究中心主任
伍轩宏|文学评论者、作家
李屏瑶|作家
纪大伟|作家、学者
郭强生|作家、学者
陈栢青|作家
骆以军|作家
...
 
在近未来的世界,文明极度发展,世界被一些彼此竞争的高科技生物公司所控制,它们开发各种免疫和抗病毒药物,在动物身上进行基因嫁接试验,以培育供人类移植用的器官,甚至蓄意研发病毒,然后再提供药品以牟取暴利。
 
在网路色情和电脑游戏中长大的「克雷科」,是一个危险的天才,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大公司主持一个研发长生不老药物的项目,也许是出于对人类堕落的绝望,克雷科在药物中暗藏了一种病毒,当克雷科所设计的病毒大爆发如洪水来袭后,几乎毁掉地球上所有的人类,一处处废墟重新为植物覆蓋,新种生物恣意横行。人类在骚乱中走向毁灭,只留下克雷科儿时的朋友「雪人」,在世界的废墟上孤独地生活着。
 
故事在第一部《剑羚与秧鸡》画下尾声,到了第二部《洪水之年》转至完全不同的视角,原来人类并未完全毁灭,除了「雪人」之外,幸存的人类还有「上帝之园丁会」的成员。那场被称为「无水之洪」的大瘟疫发生之前,领袖「亚当一」仿效诺亚方舟,致力保全所有生命,建立了「伊甸崖屋顶花园」,试图找出新的乌托邦,但他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毁灭降临。幸运存活的人,孤伶伶面对这个世界,曾为园丁的桃碧,试图以书写抵抗死之欲望,并渐渐找到其他幸存者芮恩,背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名女子,各自在命运牵引下加入早已预言毁灭终将到来的园丁会。究竟她们眼中的末日为何种样貌?而当那时刻来临时,她们又会以什么方式面对?
 
在这令人惊叹的三部曲小说中,爱特伍再次将我们带入了一个既熟悉又超出我们想像的近未来世界。爱特伍以她一贯犀利敏锐的笔触、丰富多元的叙事策略,呈现了一个令人震撼的荒诞世界,反思人类对自然的破坏,更深入挖掘了两性、自然与文化之间的冲突,以及一个秩序崩坏的世界中人类的生存危机。这三部曲以瘟疫和基因工程塑造的黑暗未来为背景,将我们从世界的尽头,带至一个勇敢的新起点。
 
◎反乌托邦的预言家,当代文学活生生的传奇
近几年由于《使女的故事》影集热播,玛格丽特.爱特伍的反乌托邦预言式小说,再次获得世人的关注,由于川普当选后的效应,掀起了有史以来最热烈的反应与回响。爱特伍笔下的世界常常在多年后实现,人们因此更担心她小说中的反乌托邦世界成为现实。《疯狂亚当三部曲》小说中全球瘟疫后的末日世界,再次提醒人类科技之中潜藏的危险,《周日邮报》评论说:「《疯狂亚当三部曲》,证实了爱特伍在全球浩劫预言家中的首席地位。」
爱特伍虽然已经年过八十,但热爱尝试新事物,创作文类范围广泛,从科幻小说到推理小说,甚至连简短的「推特小说」都难不倒她,经常利用推特与书迷互动、讨论文学、针对议题发表看法,也曾经上「美国版批踢踢」Reddit 论坛聊天,即时回答读者问题。她甚至还跨入图像小说领域,创造出超级英雄角色。
苏格兰艺术家凯蒂.派特森(Katie Paterson)在2014年发起「未来图书馆计画」,每年向一位文学家邀书,但书稿会封存在挪威的奥斯陆图书馆,直到一百年后才出版。为了确保届时仍有充足的木料印制这些作品,该计画在奥斯陆种下一千株云杉树幼苗,成为一百年后最佳印刷原料。由于爱特伍作品的特性,她成为第一位受邀的作者,交出了一部名为《草写月》(Scribbler Moon)的作品,将由奥斯陆图书馆封存一世纪,预计2114年出版。在那之前,没有人能阅读这部小说,也没有人知道那是一部百年后的预言,或是关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记忆与见证。
 
爱特伍从1961年出版第一部作品以来,笔耕不辍,至今已发表六十多部作品,并囊括全球各大文学奖项,包括两次布克奖、亚瑟.克拉克奖、星云奖、加拿大总督奖、卡夫卡奖、阿斯图里亚斯女亲王奖以及美国国家书评人协会奖等等,近年则是最热门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堪称当代文学女王。
 
◎《疯狂亚当三部曲》是科幻小说吗?
虽然本套小说在科幻小说界的文学成就极高,但爱特伍并不认为她的小说能够归类为传统科幻小说,而是属于「推想小说」(speculative fiction),她在作者序中说:「……和《使女的故事》一样,继承了欧威尔《1984》的风格,而非如H·G·威尔斯笔下的传统科幻小说如《世界大战》。故事中没有星际旅行,没有瞬间移动,也没有火星人。也如同《使女的故事》,它所创造的一切,皆是我们已经发明或正在发明的东西。每一部小说都是以『如果』起头,接着阐述它的原则。《剑羚与秧鸡》的『如果』很简单:『如果我们继续走我们正在走的路,那会怎么样?』斜坡有多滑?我们的得救之道是什么?谁有意志来阻止我们?我们是否能够靠着生物工程逃脱我们似乎已经启动的大灾难?」
 
推想小说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腊的文学作品,但在1947年,科幻小说家海莱因才首次使用「推想小说」一词。在二十世纪末,该术语在很大程度上只与科幻小说流派相关,因为科幻小说是一种广泛带有推想元素的小说类别。海莱因说:「推想小说关注的不是科学或技术,而是人类对科学或技术造成的新情况的反应,推想小说强调的是人类而不是技术问题。」
 
爱特伍将推想小说定义为涉及社会中尚未出现,但具有潜在可能的事件的文学。一般来说推想小说虽然有非现实事物,但在故事内仍追求逻辑合理性,总是带有「如果……会怎样?」的假设,是对当前社会的假设性改变和推演。有些作家认为各种更专门的分类要求太多,例如科幻作品追求科学合理性、奇幻总是要有魔法和想像生物,这影响了创作自由,因此他们偏好「推想小说」这个分类。
 
 
名家好评
 
  欣赏玛格丽特.爱特伍作品的道路无限宽广……各种力量、各种慈爱、各种多元。每当想到她的作品,又想到她写作上的天分与成就,我就有点喘不过气来。──艾莉丝.孟若(加拿大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玛格丽特.爱特伍是安静版的异国舞者玛塔.哈里,神祕而暴戾的姿态……她就像把自己钉在这过度干净而和谐的世界面前的纵火犯。──麦可.翁达杰(加拿大小说家、诗人,布克奖得主)
 
  爱特伍是诗人,在她快速、明确又充满贪婪渴望的篇章中,很少有一个句子是没有作用的。──约翰.厄普代克(美国小说家、诗人,普利兹文学奖得主)
 
  爱特伍是当今世上最重要的英语系作家。──洁玫.葛瑞尔(Germaine Greer,澳洲学者、作家)
 
 
 
媒体赞誉
 
替未来把脉的任务,就交托给爱特伍吧! ──《环球邮报》
 
引人入胜的真诚作品,展现出她在二○○○年《盲眼刺客》中同样的纯粹说书天分。──《纽约时报》
 
始终引发挑衅的作家又一部反乌托邦之作,复杂纠结的角色生活在诡异却又真实得令人恐慌的未来。──《科克斯书评》
 
奔放的想像力……一部笔锋强劲、情感洋溢的小说,充满了见解与巧喻。──《出版人周刊》
 
爱特伍的作品始终描绘并歌颂女性情谊,这样的友谊不乏嫌隙,经历竞争和失望后却是依旧存在,更有宽宏的大度让小说结局多了希望。《洪水之年》真实得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珍奈.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纽约时报》书评
 
爱特伍带着殷切的牵挂与淘气的幽默,在这本调皮而睿智的反乌托邦小说里,处处安排了紧张的情节,故事顺着当今生态灾难的轨道发展,走上了可能成真的毁灭结局。──《Booklist》
 
《盲眼刺客》与《使女的故事》的书迷已经知道,这位加拿大现今顶尖的小说家无疑有一手讲述动听故事的好功夫,然而此书也传达一条严肃讯息:看看我们正在对我们世界、自然和自身所做的事情,如果这样继续下去……──《华盛顿邮报》
 
《洪水之年》是如僵尸般的恐怖小说,更蛮勇地连续恶搞现代惯例与制度。这样可怕的未来或将成真,如果爱特伍也能鼓励人类提出预防之道,那么我们要归功于她的,可远远不只是对文学的赞美。──《旧金山记事报》
 
为了所有的物种,爱特伍无畏地尊崇生命的神圣、推崇人类对爱的追寻。──《芝加哥太阳日报》
 
迷人的《洪水之年》写得正是时候!爱特伍打造出如真的未来世界,其中的人类多数近乎野兽,人性尚存者反成了亡命之徒。无论背景为何,爱特伍述说了动人的好故事,悬疑重重,变化莫测。──《今日美国报》
 
爱特伍的创意满分。无论在任何背景,桃碧、芮恩和失去灵魂的友人亚曼达,都是能引发共鸣的角色,而爱特伍将她们放在这样狂妄的场景:秃鹰如黑伞展开双翼,去除肾脏是对恶行的惩罚,手镯以水母制成;我们因此更加喜爱她们。──《费城询问报》
 
《洪水之年》自始至终符合了读者对爱特伍作品的期待,读来趣味横生,悬疑连连,满足了读者的本能冲动,同时又精妙细致,保有文学的价值。──《明尼亚波里星坛报》
 
有资格赢得诺贝尔奖的爱特伍,在《洪水之年》中展现她惊人非凡的想像力,在具历史关键的全球变迁时代,她提出对社会契约崩溃的看法,以恐怖的故事反映并预言了全球变迁。──《Elle杂志》
 
这位加拿大大师级的作家以末世启示女王的姿态逐渐现身,于《洪水之年》中再次刻画阴郁的景象,令读者得到相当多的启发。──《美联社》
 
爱特伍的最新作品充溢着想像,其中描绘的苦难不逊于约伯的苦恼。她的想像虽然晦暗悲观,但笔下女子的连结力却让故事添了喜悲交加的力量。──《时人杂志》
 
一部具有娱乐、知识和启发的作品,更可贵的,还激发读者成为更好的人。──《圣安东尼奥快报》
 
加拿大指标作家爱特伍再度刻画了不远却令人心惊的未来,在那里,拯救世界的最佳之道恐怕是大屠杀。──《女士杂志》

作者简介
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
 
  1939 年出生于渥太华,加拿大最杰出的小说家、诗人,同时也写短篇故事、评论、剧本,以及创作儿童文学与图像小说。她是《纽约时报》畅销作家、公认的「加拿大文学女王」,更是诺贝尔文学奖呼声极高的重量级候选人,至今已发表六十多部作品,翻译超过四十种语言。爱特伍在 1985 年以小说《使女的故事》荣获「总督文学奖」,2000 年《盲眼刺客》获英国布克文学奖,《双面葛蕾斯》获颁加拿大季勒文学奖,并获义大利最负盛名的蒙德罗文学奖(Premio Mondello);2005 年获颁爱丁堡图书节启蒙奖(Edinburgh Book Festival Enlightenment),得奖理由是对世界文学与思想的杰出贡献;2008 年荣膺西班牙艾斯杜里亚斯亲王文学奖(Prince of Asturias Prize for Literature);2016年获英国笔会/品特文学奖。其余作品在世界各国亦获奖无数,几乎囊括诺贝尔文学奖以外的所有文学大奖。
  她的作品涵盖多种主题,包括性别和身分、宗教和神话、语言的力量、气候变迁和「强权政治」。她的许多诗歌都受到她从小就感兴趣的神话和童话故事的启发。
  2017年《使女的故事》翻拍为电视影集,大获好评,获得第75届金球奖戏剧类最佳影集,代表作《疯狂亚当》三部曲正由 Hulu 改编剧本筹拍中。
  获奖无数的爱特伍,不只在文学领域有傲人成就,她还当过漫画家、插画家、编剧、剧作家和操偶师,丰富经历、慧黠幽默和对世界无穷的好奇心,让她的作品饶富趣味与洞见。她目前居住在多伦多。最新作品是散文集《炙手可热的问题》(2022)。
 
 
译者简介
吕玉婵
  台大外文系毕业,美国耶鲁大学艺术史硕士。喜爱戏剧、文学及旅行,译有《偷书贼》、《第十三个故事》、《债与偿》等书。

  • 花园
  • 洪水之年
  • 创世纪念日
  • 亚当暨全灵长动物节
  • 方舟节
  • 野生食物圣乌尔
  • 鼹鼠日
  • 四月鱼
  • 大蛇智慧节
  • 授粉节
  • 殉道者圣戴安
  • 肉食性动物日
  • 圣瑞秋与众鸟日
  • 圣泰瑞与众徒步旅者日
  • 圣朱利安与众灵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