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史侦办录:从疾病沙推、医疗行为到公卫观念演进, 一位脑科医师纵横古今的推理报告

点阅:36

其他题名:从疾病沙推、医疗行为到公卫观念演进, 一位脑科医师纵横古今的推理报告 从疾病沙推医疗行为到公卫观念演进一位脑科医师纵横古今的推理报告 从疾病沙推医疗行为到公卫观念演进1位脑科医师纵横古今的推理报告 History of medicine

作者:汪汉澄著

出版年:2023

出版社:麦田出版

出版地:台北市

集丛名:人文:32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6263104761

EISBN:9786263104907 EPUB

●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朗讀功能

最擅长说故事的医疗侦探‧脑科专家——汪汉澄医师

揭开东西方医疗史,最不可思议、无法想像的医学演化故事!



临床医学的起始点居然是一门「猜测的艺术」

演进过程还与民俗疗法、巫术、占星学与天人感应等大有关系?





◆重度自恋型人格的大诗人屈原

按照种种迹象来看,楚国诗人屈原很可能符合了当今《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当中「自恋型人格障碍(Narcissism)」的诊断标准。



◆曹操的「头风」到底是哪一种头痛?

《三国志》:「太祖苦头风,每发,心乱目眩。」从短短数字可看到,曹操头痛是一阵阵发作,发作时还会眼花,据此推测,深深困扰曹操的很可能是偏头痛。



◆砒霜居然是东西方的王者之毒!

不只中国古人爱用砒霜下毒,古罗马暴君尼禄和欧洲贵族太太都爱用,因为它无臭无味,犯案无痕迹!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究竟是不是从亚洲传过去?

当时丝路已通,欧亚互通有无乃属常态,又正处于元明之交,社会动荡,瘟疫频传,传播途径充足,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东方炼丹西方炼金,大家都想长生不老!

无论东西方都希望透过宇宙天地的能量,提炼精华物质,并借此服用或输入人体,达到物质不灭,肉身恒存的效果。

 

是否曾想过现代医学的前身,

可能是一连串的大胆猜测吗?

而且常常猜错?



现代人常把医学视为一门科学,特别是诊断病人,但治疗病人的临床医学并不算科学。为什么呢?因为科学只讲证据,任何说法都必须经过反复的实验验证,没有模糊的空间。而临床医学的猜测成分很大,经常要在没有确切科学数据的状况,由医师个人诊断经验主观的判断病人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该怎么治疗。



汪汉澄医师以幽默风趣的文笔佐以详实的历史查证,从中西方古人如何看待疾病入手,畅谈中西医疗的古今演变——可以读到古人异想天开的疾病观、医疗观,也可读到有趣的典故,又获得了基本的医疗常识。第一辑探讨古人的病是由何而起,以个别古代人物的病情,像是屈原、曹操、苏东坡、王羲之等人,先推理他们可能是什么病,再带入该疾病的古今流变。第二辑则是针对某种医学观念或医学行为的古今比较及变化,是概念的澄清。



本书透过大量中西文献与案例,搭配作者的专业辅助切入厘清,介绍东西历史人物、小说或传说中的主角,透过疾病沙盘推演,以及各种医学行为、公共卫生观念的演化,搭配精彩图片,为读者展现东西方一段又一段,从幻想进展至科学的不思议的医疗史!





=好评推荐=

cheap|百万Youtuber

10秒钟教室(Yan)|趣味知识图文作家

Emma Cheng|医师转职艺术家

王正方|名导演、作家

吴其颖|儿科医师、YouTube频道「苍蓝鸽的医学天地」创办人

吴逸如|林口长庚神经内科部 副部主任、长庚大学医学系教授

吴瑞美|台大医院神经部主治医师、台大医学院神经科教授

余睿羚|国立成功大学医学院行为医学研究所教授、社科院心理系合聘教授

巫锡霖|彰化基督教医院神经科资深主任医师

所长|怪奇事物所

林静娴|台大医院神经部主治医师暨临床教授、台湾动作障碍学会理事长

洪惠风|新光医院心脏科主治医师

栗光|作家 

张光斗|点灯文化基金会董事长

张尚文|新光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

许维志|新光医院神经科主治医师兼病房主任

郭钟金|台湾大学医学院生理学研究所教授

黄明灿|财团法人为恭纪念医院神经外科主治医师

刘子洋|新光医院神经科主治医师兼失智症中心主任

蒋汉琳|台北荣总神经医学中心一般神经科主治医师

谢伯让|国立台湾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

(依姓氏笔画)





=精彩摘录=

巫术与医术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古代中国医学从《黄帝内经》开始,就把「祝由」(巫术)列为正规的医疗方法,所以传统中医的科别当中,就堂而皇之的包括了「祝由科」。比方隋代巢元方等所著的「诸病源候论」说:「凡蛊毒有数种.....多取虫蛇之类,以器皿盛贮,任其自相啖食,唯有一物独在者,即谓之为蛊。..... 随逐酒食,为人患祸。」是描述蛊的制法。又说:「著蛊毒,面色青黄者,是蛇蛊,其脉洪壮。病发之时,腹内热闷..... 肝鬲烂而死。」是说病人中了某类的蛊会表现出某种特定的症候。在中国古代的「医学家」眼中,巫术是合情合理的疾病成因,要对付这些超自然操作所引发的疾病,就必须以毒攻毒,采用同样玄乎的治疗才行。

中西的文化背景固有不同,人心却显然很相似。在西方的早期,比方古希腊,古罗马时代,也都经常看见巫师在医疗上活跃的身影。传承自古希腊的正统医学体系,对这种「旁门左道」固然嗤之以鼻,但庶民百姓却常对之深信不疑。原因很单纯,因为当时所谓的「正统」医学理论也纯属幻想,并没有比巫术高明到哪里去,效果当然也不可能比人家更有效。





李后主死得好痛,欧洲战场的伤兵也好痛,为什么那麽痛?



李煜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正史并无明确记载,然而根据许多的笔记野史,他死得真的很惨,是被赵光义用「牵机药」毒死的。这「牵机药」不同一般,是由一种叫作「马钱子」(又称番木鳖)的植物所提炼,古籍上说人服用后会「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也」,意思是全身剧烈痉挛,让头跟脚互相靠到一块儿,想必痛不堪言。下毒者心里一定对被毒者深恶痛绝,才会选用这么残忍的毒药。

……

1809年发生了科鲁尼亚战役(Battle of Corunna),英国与法国在西班牙交战,产生了大量的英军伤患,造成严重的军医人力不足。热心的贝尔医师以平民医师的身份志愿前往,为战争伤患开刀,在过程中同时发挥他的画技,留下不少描绘伤患病状的优秀画作。其中有一幅「枪伤后的破伤风」,将一位因为子弹伤口而造成破伤风的患者发病的模样画得很清楚。这位痛苦的士兵全身肌肉强烈的痉挛,头颈跟上背部的肌肉强力收缩,无法放松,将整个上半身往后拉,双腿肌肉同样的全部剧烈收缩,将足部向下压,因而腰部无法放平,高高的向上拱起,头跟脚在地面互相靠近,整个人被拉成一张弓,这叫作「角弓反张」。这张画终于让我们看懂了,当初发生在李煜身上的「头足相就,如牵机状」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作者简介

姓名:汪汉澄
神经科医师,台湾大学医学系副教授。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英国伦敦神经医学中心人类动作与平衡中心进修,英国国立神经内外科医院临床研究员及名誉医师,曾任新光吴火狮纪念医院神经科主任,现任新光医院神经科主治医师,兼任台大医院神经科主治医师,亦为台湾动作障碍学会创始理事,曾任该学会理事长。《联合报》「脑科先生说古今」专栏作家,已出版《医疗不思议》与《大脑不思议》两本科普书籍。写作的主要兴趣与方向,是以科学来帮人文补强,以人文来替科学增色,阐明科学与人文相容甚且相辅相成。写作的主要风格,则是希望用别人不曾说过的话,写出别人未曾想过的关联,让读者在感受新鲜之外,也体会知识才是最大的趣味。

 
  • 推荐序/纵横古今的医学探案侯胜茂
  • 自序/穿越时空 遇见医学
同书类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