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读 边走

点阅:749

作者:李明璁作

出版年:2018

出版社:麦田出版 家庭传媒城邦分公司发行

出版地:台北市

集丛名:麦田文学:307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863445944

● 本書因出版社限制不提供朗讀功能

内容简介

设计大师王志弘,
特别打造精美书盒与前衞书封。
向制书纸本工艺的致敬,
给用心翻阅读者的收藏。
 
★特别收录:川本三郎、何式凝、李取中、李惠贞、李清志、吴洛缨、詹宏志、冯光远、刘克襄、马欣、詹伟雄等跨国跨界名家,书写与作者的相遇和对他的阅读。
 

 
下一页,翻阅自己;
在书与非书之间,漫游走读。
 
因为持续阅读与漫游,我们相遇;
因为相遇,我们重新创造了自己。
 
李明璁边读,边走;
读书、读人、读世界、读自己……
 
 
我总是在翻阅,在相遇,我总是在路上……
本书主要三大精神——「阅读、相遇、连结」
 
书名「边读」和「边走」,这两个词中间之所以不放逗号,是因为我不希望它们是有先后次序的。不是乍看起来「一边读,一边走」这样的意思。
 
「边读」和「边走」是各自独立、却又彼此对映、呼应的状态。也就是一种「读走/走读」,像散步也像翻阅般一直持续的动态,但同时又有静定的力量。
 
书里文章分成五大部分:我读、我思、我走、我遇、我记。以及生命旅途中透过摄影留下的吉光片羽。就像是一个让自我不断展开、收敛、再展开、又收敛的反复过程。
 
我无时不刻地阅读著,不只是书本,还包括各种形式的创作,同时连结着生活百态。我也总是抱持旅行的心情,并不是观光,而是生活的延伸,与世界角落形形色色人们的一期一会。
 
这因此也是一本写「相遇」的书:我相遇了各种文本,同时我也相遇了各种有故事的人;然后,在无数次这些相遇的旅途中,我不断重新遇见自我。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括形容自己这本书,那大概是:在百无聊赖系统化的生活或工作里,不断尝试用各种方式想自由地读/走出界线(限)。
 

 
继精细书写「物件生命」与「物我关系」的《物里学》散文集之后,十年淬炼,
李明璁沉淀再出发、深刻思索「生命阅读」的跨文类essay文集。
 
在这个资讯爆炸,人工智慧崛起,网路阅读方兴未艾,到处充满速食文化,人们内在晃动不安的时代,为什么我们还需要阅读?我们可以阅读什么?报刊书籍,艺术人文,他方之人,自我行旅……
 
公共知识分子李明璁,从一个充满改革理想的叛逆青年,来到了潇洒随性的中年;他曾在台大开授多达六百多人挤爆教室的「失败者社会学」,他也不遗余力思索时代变迁与个人生命的连结关系。他读书、读人、读世界、读自己,从内在到外在,历经十年淬炼,不断探寻「我与人相遇的过程」以及「人我阅读的关系」。他鼓励所有人,都可以透过阅读与写作,在自己人生的蜕变中找到无可替代的意义感与趣味性。
 
这本书,是他面对所有读者,一起「重启生命阅读之多重探索」的深情邀请。
 
 

 
「我们相遇,彼此翻阅」
 
 
四年前第一次和李明璁老师见面,我们一拍即合/气味相投。虽然是初次见面,却感觉像是认识好久的朋友。身为学生运动的斗士,却一点也不拘谨。随和亲切,笑容宛如少年。我讶异于他常到日本,对东京下町和次文化如此熟悉。还经常参加富士摇滚音乐祭。李老师虽然是学者,却不是只会窝在书房的人。他到各地散步,和人见面,听音乐。不只读书,更从实地踏访中学习,重视活生生的学问。他的笑容之所以迷人,肯定是在台湾的现实处境中活得豁达自在的关系吧。
——川本三郎/作家、评论家
 
 
李明璁是我的Facebook friend。我是因为在Facebook 看到一位年轻学者一个人对抗台大,才开始每天追看他的post,直到一天终于忍不住给他留言,表达一点支持。后来才发现李明璁就是在世界阅读日选了我的书《抗命时代的日常》为他五本推荐书之一的台大教授。李明璁会推荐这本书,好合理,会喜欢《抗命时代的日常》的人就是会这样「扻头埋墙」(灯蛾扑火)。好些台湾朋友劝我不要跟这么富争议性的人站在一起,但我坚决在Facebook 以外和他做个朋友。我在大学三十年,经历过很多阴差阳错,可以明白一个人与制度对抗是怎样的一回事。正如他在卢凯彤去世后在 Facebook 说:「勇敢令人好疲累」。见到他虽然疲累但依然勇敢,我很感动。如果我能分担到这样一个抗争者/失败者的污名,也是我的荣幸。
——何式凝/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
 
 
跟明璁的相遇总带点戏剧的色彩。2010 年 4 月 1 日我们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愚人节这天当作各自杂志的创刊日,后来一起接受了时尚杂志的采访,一如往常的,我不擅记忆的特性早忘了那天的访谈内容,但难忘那用书报杂志堆叠起的战备壕沟,以及蹲站在壕沟前,面对着镜头时,略带尴尬氛围相视而笑的两人。第二次碰面是在 2016 年底,音乐祭刚散场,我们在那人来人往又远长的香港天桥上巧遇,彷如王家卫电影一般,短暂的寒暄问候后,又各自消逝在香港的夜色里。2017 年 6 月,《周刊编集》创刊,我邀请明璁在这份新报纸上开了个专栏,名称叫:「一个人的宇宙」,记录那些他曾经碰到过的每一个人背后那星星般闪耀的真实人生……我脑海里响起的背景音乐是 Shelby Merry 在电视动画影集《Final Space》中创作的一首歌〈When the Night is Long〉。
——李取中/《The Big Issue大志》、《 The Affairs 周刊编集》总编辑
 
 
久闻明璁老师大名,但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设计师王艾莉举办的「页读车轮饼」活动上,老师在我主持的那场特地来打招呼,非常感动。之后也在新经典举办的「读书的魅力」系列讲座中领教明璁老师的风采,还有共同担任诚品漫画展的代言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师总有一种「年轻」的气息,想法、观点、个性,都让人想要亲近。同时也很喜欢老师的文笔,如老师的演讲一样,论理清楚、文字使用高明、又十分有趣,不知不觉会专注聆听。如果明璁老师是一本杂志,我想他会是极具个性的风格杂志,永远能给人新鲜的感受。
——李惠贞/独角兽计画发起人
 
在我的印象中,李明璁本来就不应该是个被拘限在学院里的人,他蓬松的爆炸头里,充满著贝多芬的音乐符号,同时也满溢着康德的辩证与思维。
可是在这一团知识充满的脑子里,真实的李明璁其实又像是一个单纯、没有任何心机的小男孩!在学院中,他像是一只误入丛林的小白兔,又像是骑着驴子的堂吉诃德,挥舞著刀剑,却无法击败这个世界的巨大愚蠢。
离开学院的明璁,我其实为他很高兴!因为他从此可以拥有自由的生命,可以离开牢笼般的知识殿堂,真正在广大的知识宇宙里自由的奔驰!
——李清志/建筑作家、都市侦探 
 
完全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认识明璁,兴许他是社群世界里相对清晰的面目,眼耳鼻舌身意都有他自己的款,独特却可亲。要从举世滔滔里辨认出他并不困难,但要读懂他的表情却需要各种细节。像醃渍纯酿的手法,他也是一种时间之物,书写是他生命的轨迹,不循着这个大概也难以靠近。文字是认识他最容易的起点,我正在认识他,我一直在认识他。
——吴洛缨/资深编剧
 
 
虽然一早已经成了李明璁的沉默读者,但真正与他有较多相处交谈的机会却始于2011年的「百年千书」计画。在那个独特的案子里,一群由爱书者组成的评审团,被要求完成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从鸭片战争以后,选出近代中文出版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一千种书。
我们一开始用了一整天(上午九时至晚上九时)的会议来讨论书单,却发现这些时间只够起一个头。我们只好一次又一次加开评选会议,其他选书人后来都受不了折磨逃走了,最后只剩我、王道还、李明璁和詹伟雄。当中情绪最嗨的选书人当属同世代的我与王道还,选书过程简直变成我们两人充满怀念之情的青春读书回忆录;但年龄小我们一大轮的李明璁,却不时冷酷地抛出一些截然不同的视野与观点,让我变得清醒一些,也因而稍有能力省视与我同辈作者们在出版史上的可能意义(要心平气和看懂同代人太难了)。那个过程让我对李明璁刮目相看,注意到他的博学、杂食、滥情(我指的是他即时的社会关心,不是坏的意义),以及永远有独特的切入视角。他后来的发展证实了我的这个期待,而他晚近石破天惊自行开课讲「失败者的社会学」,更让我感到大受启发。各位手中拿到的这本新书,当可看出我说他的种种特质。
——詹宏志/作家,PChome Online网路家庭国际资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怎么看明璁啊?
其实武林里,众人都搞不懂他的门派所属。有人说,他是野草莓的,可是后来也没有了下文。
明璁在武林行走,依我看,比较像是个接案子的大侠。这里搞掉几个恶霸,那里逼某个教主跪在地上舔狗屎,要不然召集众侠士论个剑。大概就酱
我跟明璁见面,通常是在酒馆食肆,然后,几碗酒下肚,一桌的人都清楚
武林又要有事发生了。
什么事呢?也许是文化、也许关于政治,或者,不过是聊聊某某学什么的。要不然,到时候光看大家怎么打扮自己,都有看头。
总之,大概,就酱吧。
——冯光远/作家
 
 
经常看见他站成一种,满怀十二岁小孩面对巨人的姿势。
在社会诸事的天秤两端,更常站在学生那一头。
以聪慧而活泼的角度,重新看待事物。
一个理所当然的积是成非,有时经他分析或提问,
整个世界又有了另一种理解的可能。
—— 刘克襄/作家
 
 
我想,我跟他都是无可救药的乐观者,就算知道世道险恶,知道人心不容测试,我们仍有一些乐观在支撑著,热眼赌著这世界一丝变好的可能。
初见李明璁老师,我知道他有两种眼目,一个是观察的眼,一个是置身世态的眼。比我娴熟于外界,但冷底藏在心里。他笑起来是这么开心,是因知道人生禁不起悲观,他比我勇敢多了,但我总在好奇他的心如何承载那如落雪量观察的脑中运作,有一回听他热切讲《四百击》最后那没有尽头的奔逃,知道他没放弃,那男孩还在他心里跑着,而那正是社会学一跃而起的姿态。
──马欣/作家
 
 
与明璁的友谊,始于何处,已不复记忆,这说明了我的年纪,以及这段友谊在彼此年纪中的位置。
我们共同参与了一些事与任务,发觉我们岁数差距虽说有十岁之遥,但不论心智还是情感,都有身在同一条船舶上的感受,虽然,有时我觉得他期望的,是驰骋于银河间的星际战舰,而我识得眼前所置身的,不过是一只独行于汪洋的退役帆船。
很多场事件共同与会,我看着他,宛彿看着年轻十岁的自己,得以在更自由的年代,率性地奔跑、求知、享乐、闯祸或惹恼某些人,当然,这只是一种被岁月之拳挥击后的妄念,他虽然从个子与发型上永远像个孩童,但身体中蕴涵着各有来历的苦楚与伤痛,与「人生而为人」所当有的持勉毅力,万千纠葛。
如果没有写作,他很难闯越太空风暴,这是我在帆船上的幸运。
请翻开书――阅读吧,与作者一齐,飞进台湾「近中年世代」的战斗光年。
——詹伟雄/《数位时代》杂志创办人

作者简介

李明璁

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社会人类学博士,曾任教于台大社会系,并于东京与安特卫普任访问学者。多次获优良教师奖,研究论文见于《台湾社会学刊》、《新闻学研究》、《日本ジェンダー研究》等重要期刊。

曾多次担任金钟奖、金鼎奖、台北书展大奖等评审。也是《cue》电影杂志创办总编辑,并曾协助规划多个博物馆与大型活动。著有散文集《物里学》(二○○九),统筹主编麦田『时代感』书系与大块文化『SOUND』书系,以及国民小学流行音乐辅助教材。

现为台北市府市政顾问、高雄流行音乐中心常务董事,并主持探照文化(Searchlight Culture Lab),带领年轻团队以扎实研究为基础,从事跨界的出版、策展与设计。同时任教于北艺大通识教育中心、电影创作学系与国北教大文化创意产业经营学系EMBA。

相关著作:《边读 边走(独家亲签题字版)》

  • 我们相遇,彼此翻阅 ——
  • 序——只要你跟自己微笑说早安
  • 作者介绍